- 被延遲的快樂不但不生利息,反而連本金都沒有了 -

我把每一餐,當做生命給我的一個機會。

當我打開餐巾、舉起刀叉,我聽見生命對我說:「你可以透過食物和旅行來認識、享受我。用這種方式你賺不到錢,得不到名,但是快樂卻一點一滴地發生。原汁原味,絕對實在。和愛情相比,食物不會可歌可泣,但至少不會騙你。」

跟朋友約吃飯,朋友問:「你想吃什麼?」我常說:「都可以。」

「都可以」、「你說呢」、「隨便啊」、「無所謂」,這些話我都說過。表面上看起來是隨和,實際上是無知。 因為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好吃,所以只好配合別人。

今年之前,我對於吃一直沒什麼熱情。我吃過很多好東西,但都是別人帶我去的。
吃的當下很享受,但事後要我自己再去找那家餐廳,我可提不起勁。為什麼會這樣?我猜大概是因為今年之前,我是個認真的上班族。

對我來說:「吃」是為了「活著」,而「活著」是為了「工作」。
今年起不再上班,我把生活顛倒過來:「工作」是為了賺錢來「活著」,而「活著」,是為了好好地「吃」。吃應該是生活的目的,不是手段。

我38歲,體會到這一點已經太晚。38年,四萬一千多餐,真正令我印象深刻的,不超過十餐。

我不是特例可悲?但我應該不是特例。

我猜很多人跟我一樣。一天結束後躺在床上,不記得今天吃了什麼(甚至根本沒時間吃),卻清楚記得辦公室哪件公事沒有辦完,哪個傢伙講他壞話。

這就叫為了工作而活,為了活而吃。

吃飯就像汽車加油,例行公事,只看價錢。加油你還會挑98無鉛,吃飯你只在乎夠不夠鹹。

為了工作而活倒還有某種意義,有些人搞到活著,只是為了不要被公司那個傢伙鬥倒。
諷刺的是,那個傢伙,壓根沒把你放在眼裡。
生活,變成了一場自編自導、沒有觀眾的驚悚劇。

誰不懂「人生苦短,及時行樂」的道理,但為什麼能做到的人那麼少?
誰不享受美食的快樂,但為什麼把它們放第一順位的人那麼少?我不敢說有經濟壓力的人。
當一家溫飽都成問題,講及時行樂是唱高調。但那些經濟穩定、甚至優渥的人,為什麼還吃得那麼糟?

不只是吃和玩,還有住和穿。多少上班族,包括我在內,明明有經濟能力改善生活的品質,卻過得像寄生的蝨子。
頭髮沒有型、衣服沒有洗、辦公桌像實驗室、浴室像化糞池。
我們銀行的戶頭裡也許有很多零,生活的富有程度,頂多只有一顆星。

我們過得糟,因為沒有學習。 Surprise!生活也是要學習的,可惜的是:我們從來沒有學過。

美術課、音樂課、家政課、講兩性的那堂健康教育課,這些課教學生把「生活」過好,你上過幾堂?這些課都用來上英數理化,教學生如何把「工作」做好。
這樣長大的我們,自然成為工作超人、生活白痴。如果被丟到荒島,我們第一個反應大概是上網找資料。

四個問題

我當老闆時和一位來應徵工作的年輕人面談,我問他的頭四個問題是: 「有沒有女朋友?」

他說:「我還年輕,想專心拼事業,目前不想交女朋友。」

「你去過最好玩的地方是哪裡?」

「我不喜歡出去玩,我喜歡在家研究電腦。」

「那你吃過最好吃的東西是什麼?」

「我都全心全意工作,吃得很隨便。」

「會做菜嗎?」

「我家附近有很多吃的,不用自己做。」

他可能以為這些答案都展現出專業精神,會為自己加分,於是得意地看著我。
但我連學歷和經驗都懶得問,就跟他拜拜了。

我已經活得夠粗糙了,但就連我都知道:除非是極度專業的人才(比如說實驗室的科學家),一般來說,好的員工,必須先是一個好的情人。
工作要做得好,生活品質得高。 或是說,好的員工,對生活必須有起碼的興趣。這位應徵者沒有興趣,也沒有謙虛。

他沒有生活能力也就罷了,他還看輕那些能力,覺得自己花錢就可以買到,何必自己學。

花錢可以上好的餐廳,但體會不出美食背後的文化意義。花錢可以坐頭等艙去義大利,但站在競技場中央不會有思古之幽情。

「吃」只需要像機器人一樣張嘴閉嘴。但「品嘗」就需要用到五官和心。
我也曾經張嘴閉嘴過。在美國念書時,覺得讀書最大,其他一切都是浪費時間。
有一段時間,我請中國餐廳每晚送便當給我。
他們五點送到大樓門口,進不了大門,就把便當放在地上。
我六七點回到家,有時下著雨,就在公寓門口地上,一堆廣告傳單之間,挖出又濕又冷的晚飯。
上樓後一邊吃,還一邊翻著課本。十多年後,我的經濟狀況比當學生時好的多,吃的東西卻一樣溼冷。

六七點窩在辦公室,沒事做了,但也不想回家。跑到附近麵攤上隨便吃碗麵,匆匆又趕回公司,生怕錯過了重要的E-mail。
肚子飽了,甚至因為吃得太快而很脹,但味蕾很懶散,心情很空虛。

我也曾是個賭徒,野心勃勃地想:一旦我考上第一志願,或是當上總經理,或是找到天命真女,一切的問題都迎刃而解,那天以後,我就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。

為了那些快樂的日子,現在苦一點沒關係。繼續做夢吧,王文華。 但在聯考制度下長大的我們,有這種想法很正常。

我們都是延遲快樂的高手,擅長讓人生在未來某個終點線等候。
但聯考制度下長大的我們,後來也都發現:得到第一志願和天命真女之後,他×的, 竟然有新的問題!被延遲的快樂不但不生利息,反而連本金都沒有了。

人生不會在未來某個終點線等候,她與你打一個照面,你不抓住她,她說走就走。
陪伴你的只剩感嘆,和打不完的玻尿酸。
於是我戒了賭,開始用定存的方式,一天一天累積快樂的利息。
如果沒有命一把贏到大的快樂,那我就一餐一餐累積小小的幸福。
今年以來,我開始講究每一餐。未必要山珍海味,但就算是蚵仔煎,也要細嚼慢嚥。
未必去大飯店,但就算是路邊攤,資料也要搜集齊全。

我把每一餐,當做生命給我的一個機會。當我打開餐巾、舉起刀叉,我聽見生命對我說:「你可以透過食物和旅行來認識、享受我。用這種方式你賺不到錢,得不到名,但是快樂卻一點一滴地發生。原汁原味,絕對實在。和愛情相比,食物不會可歌可泣,但至少不會騙你。沒有愛情的時候,你就多吃!」
Eat and live Oh, My God! 沒有愛情的時候,你就多吃!我飽讀詩書,卻發現這才是真正的醒世箴言!

九月初的周末,晚上十點吃完美食,和一位老友在街上巧遇:「最近忙什麼?」我問。

「忙著補習考金融證照,」他感嘆地說,「沒想到到了我們這個年紀,還要上補習班。」

「有什麼關係?我也在補習。」我說。

「你補什麼?」

「想報一個旅行團,到瑞士學烹飪。」

他愣了一下,然後慢慢笑出來。

Yes,我的老友懂了!

那微笑的源頭是一種醒悟,醒悟到經歷了名、利、愛、恨,到頭來人唯一能真正擁有的,是一顆熱騰騰馬鈴薯。
醒悟到天上會飛來很多真、假、虛、實,真正對你好的東西,都是從地底下長出來的。

「報名時別忘了我。」他叮囑。我點頭,就像高中時答應幫他報英文補習班一樣。

對工作,我們都已鞠躬盡瘁。對人生,我們才剛要開始。

布丁雪花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